狗血和天雷

此号用来堆脑洞和牢骚 大号@爬墙超迅速

爬墙超迅速:

混更

bgm如题其实在看动漫的时候就想做这个了

其实不是完全版

【翔叶】说出那三个字

文章如ID,私设多如狗,慎入!

梗来自于电影《东成西就》

ooc!




“叶哥,你的手是在抖吗?这样的双手,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呢?”孙翔挑衅地看着给他递卡的男人,以为对方是因为屈辱而颤抖,却不知对方的内心早已刮起了三十级旋风。

居然是他!

怎么会是他?

叶修表面淡定,实则内心已经疯狂地刷起了弹幕。原因很扯淡,但是叶修本人却无可奈何。

叶修出生的时候后腰便带了三颗痣,某佛家大能说是叶修以后会碰到命定之人,碰到的时候他那三颗痣就会疯狂发热,如果在碰到此人的一年之内,叶修不能让他真心实意地对自己说出“我爱你”三个字,叶修就会在一年后烟消云散。

个屁。

是会变成自己成年后最常用嘴碰的东西。

也就是一根烟。

叶修本来不信这些,但后来听叶秋神神秘秘地说有人不信大能的话,便被抓去续了一秒。据说此人被抓之前一直喃喃:“苟利国家······”

总而言之,叶修不得不信。但他本以为这个人压根就不会出现在他生命中,毕竟他已经把爱情献给了荣耀女神,谁知这个令人窒息的时刻居然出现了。这个时刻的出现,生动地演绎了什么叫火上浇油。

变成一根烟的未来让他恐惧,淡定如叶修,居然急功近利,差点脱口问孙翔你喜欢我吗。好在他还有点理智,他舌头拐了个弯,变成:“你喜欢这个游戏吗?”

“什么?”孙翔愣了,没想到叶修居然会问这个。

既然扯了谎,就得延续下去。

“如果你喜欢,就把它当做是荣耀,而不是炫耀。”

“······你!”孙翔神色里显然带了点恼怒。这人怎么回事,给张卡话也这么多,居然教训起自己来了。

“收好他。”叶修没等他回答,便淡定转身往门口走,没人看到他在抓住门柄的那一刻手指微微的颤抖。

惨了,他本来还想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,谁知现在一年以后要变成一根烟,怎么也回不来了。从他后腰在碰见孙翔便发热的那一刻起,叶修就知道自己十有八九是要失败了。谁叫那人不仅是个男的,还是孙翔呢。

要人对自己真心实意地说“我爱你”很难,要个男人对自己说更难,要孙翔说就是难上加难。叶修从未攻克过如此艰难的副本,此刻他第一想主动打出GG。

“叶修!”苏沐橙从后面追了上来,叶修回头,给了她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。

“你······”她担忧地看着叶修。

其实也并不是毫无办法,毕竟还有一年的时间,再者,他若真成了一只烟,也许也能有什么法子变回来,毕竟命定之人这么扯淡的事都发生了,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换个思路想想,让孙翔说出那三个字似乎也可以勉强乐观看待······叶修这么自我安慰着,心里好受了一点。

“我没事,”叶修揉揉她的脑袋,“现在的联盟,已经商业化了,而我,从来就没有什么商业价值。”

“那你以后要怎么办?”苏沐橙忧心忡忡。

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

叶修朝苏沐橙挥手,在后者的目光与风雪中渐渐走远。

他不会在这种事面前妥协,至于去处,他无所谓何去何从,只在乎荣耀胜负。

 

然而,话说出来轻松,但当叶修真要找个安身之处,却有点麻烦了。像他这种人,除了游戏,什么也不会,能在社会上胜任的工作少之又少,除了与游戏相关的工作,剩下的选项便只能被粉丝包养了。好在天无绝人之路。在这个寒冷的雪夜,兴欣网吧红色广告灯像是黑暗中唯一的光芒,给了叶修一点希望。

成为网吧网管,在叶修看来是一件十分顺理成章的事,就目前而言,网管这个职业也非常适合他。在通宵过后,叶修饱饱地睡了一觉,谁知刚起床,透过窗子看到对面嘉世的招牌。之前他累得很,也没有发现这个小储物间的窗子居然正好对着嘉世。现在看到嘉世,叶修便开始头疼。前几个赛季嘉世成绩不断下滑他也没这么烦过。如今的嘉世,让他条件反射地想起那个接替他账号卡的人,孙翔。

孙翔。叶修又开始头疼了。这个boss该怎么退,他得好好从长计议。

他下到一楼,陈果在一楼摆的巨大投影正在转播新闻,说的就是叶修退役的消息,顺带还提了下孙翔,一叶之秋的新主人。一叶之秋在投影里做了个耍矛的动作,一根却邪舞得虎虎生威,依旧是那么威风凛凛。节目里开始放叶修以往操纵着一叶之秋战斗的剪辑,配上煽情的解说,竟让人觉得十分伤感。周围有好几个原先叶修的粉丝开始低声抽泣,叶修自己也有些受不了,便溜到网吧门外,点燃了一支烟。

烟就那么点着,叶修也没心情去吸,任它燃烧着,长长的烟灰凝成一根,坚固地没有掉下来。叶修就那么瞅着嘉世硕大的标志,大脑放空,直到一个人影进入他的视线,他才从空白的迷茫之中醒了过来。

居然是孙翔。

果真是这样,当你开始在意起一个人的时候,哪儿都是他。叶修此时可没有说这话的人那种甜蜜的心情,他就觉得纳闷。孙翔又不是大宝,咋还天天见呢。

孙翔显然没看到他,看到他就奇怪了,哪个职业选手没事往网吧门口瞎看。不过这孙翔最近拥有的堪称斗神的一叶之秋,显然步伐都轻快了许多。叶修目光沉沉地看着孙翔一路蹦跶进了嘉世门口,顺手也摁灭了烟头。

孙翔这茬,得早点解决。


去补小乐水清子太太的祝君好,连续四章外链,一章都点不进去……连肉渣都没有捡到

人间绝色詹吧唧。

詹吧唧,我的欲望之光,灵魂之火。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

(要被自己尬死了,溜了溜了)

可爱二字,送给王小波。
灵动的感觉似乎要从文字里飞出来了。

然而三读《洛丽塔》,还是看得迷迷糊糊,不得要领。

【翔叶】一种特殊的调教

文章如ID,慎入

ooc




叶修当惯了逍遥散仙,这天天庭突然下了命令,说是让叶修下凡去帮助人间某王爷家的世子飞升成仙。

“这活还用我去做?”叶修大为诧异。

太上老君拂拂胡子:“这不最近天庭忙着建设四个现代化么,看来看去,就你最闲。”

“行吧。”叶修耸耸肩,“我就当做是去玩乐一场了。”

太上老君如释重负,仔仔细细地告诉了叶修此人的生辰八字,叶修点点头,捏了个诀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

到了人间,叶修立即去往王府,还没入房门,便闻到淡淡的血腥味。看着侍女们捧着温水不断进出,叶修算是明白这小世子竟然还未出生。

王爷在门口焦急地来回徘徊,叶修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王爷的面部表情,房内女人的叫声高一调,王爷的眉头就皱一分,不知过了多久,房内有人兴奋地大叫:“生了!生了!”王爷顿时喜上眉梢,推开房门迎了进去,叶修跟在他身后,凑到夫妇二人中间瞥了一眼王妃手中抱着的小世子。

“真丑。”叶修评价道。

刚出生的孩子,皮肤都是皱巴巴的,脸蛋也红,能好看到哪里去?整天吃吃睡睡,哭啼不止,叶修见了就烦,他倚在树上无事可做,又懒得去游山玩水,索性睡了一觉,想着等小世子大些也不迟。

 

他这一睡就是七年,迷迷糊糊醒来,就听见下方破矢之声。叶修换了个姿势,见树下一个七岁大的孩子,正两肩微张,手臂用力,手指紧紧扣住弓弦与箭尾,在练习弓射之术。这么小的孩子,竟也能拉开成年人用的弓,下盘也扎实,可见平时是下了不少功夫的。

小孩儿嘴唇紧抿,眼神专注,纵力一松,箭身便以破空之势射向靶心。

“啪!”正中红心。入靶三分。

叶修不由自主地鼓起了掌,他这会没故意隐藏身迹,小孩听力敏锐,立即抬头看向树上:“谁!”

叶修从树上跳了下来,抬手拂去肩上一片树叶,小孩眯眼打量着他,还没等叶修开口自我介绍,小孩已经大叫:“来人!给我——唔!”唤到一半,被叶修眼疾手快地用法力封住了嘴巴。

 小孩喊不出声,竟转身就往外跑,叶修自然轻而易举地把人又拎了回来。

 “小孩,你别吵,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?”叶修柔声道。

  小孩仍在不断挣扎,想要挣脱叶修的控制。

叶修也觉得自己刚刚口气像是在拐卖儿童,便施法让箭自己从靶中拔了出来,让它在空中绕着圈。“你看,我是神仙,不会害你的。”

小孩狐疑地看他。

“这样,你不大喊大叫,我就让你开口说话,怎么样?”

小孩点点头。

“你可是小世子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小孩被去了桎梏,恶声恶气,显然是对刚刚叶修的行为极为不满。

“我是天上的神仙,是来帮你飞渡成仙的。”叶修解释。

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儿?”

“不,”叶修摇头,严肃道:“我当你是七岁小儿。”

“你······哼!”小孩鼻孔朝天。

“说起来,我也是看着你出生的,也算是你半个父亲。”叶修悠然道。

“呸!”小孩涨红了脸,“谁是你儿子?真不要脸!”

“唉,刚出生的你脸皱巴巴的,像只没毛的猴子,现在好多了。”叶修感叹。

“闭······闭嘴!”小孩面红耳赤。

“说起来,”叶修蹲下身子,与小孩平视,“你难道没有觉得我仙气四溢,超凡脱俗么?”

“我只觉得你是个行迹猥琐的无耻小贼。”小孩毫不客气。

“呃·······这不是重点,反正以后我会监督你的饮食起居,督促你好好成仙。”

“神经病。”小孩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叶修懒得和小孩计较,也不生气。

“不告诉你。”

“哦,孙翔是吧。”叶修点点头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小孩瞪大了眼睛。

“我都说了我是神仙,自然知道你的所有一切,我刚刚就是在考验你是否诚实,崽啊,阿爸对你很失望。”叶修摇头。

“这和诚实有什么关系吗?!还有,我不是你儿子!”小孩气得像只青蛙。

“唔唔。”叶修伸手去摸对方的头顶,被小孩警惕地躲开。

“反正你好好读书,别胡思乱想,我会时不时监督的。”叶修留下一句话,人便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没有法力支撑的箭身应声而落,孙翔捡起箭,低声嘟嚷了一句:“有病。”

“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。”叶修的声音在空气中突兀响起。

孙翔被吓得身体一抖:“你怎么还在?”

这回却没人回他,似乎是真的走了。

 

结果,自从叶修现身以来,孙翔的生活便不得安生。

此人老是神出鬼没,孙翔写个字,他突然冒出来,说写的不错,就是差点力道,吓得他笔尖一抖,滴了两滴墨在纸上,被前来检查的王爷骂得半死。他如个厕,推开门发现叶修在外面站着,一脸深沉地说他时间太久,怕他小小年纪得了痔疮。晚上睡觉,迷迷糊糊间又看到叶修眼神炯炯地看着自己,说是检查睡眠质量。孙翔觉得长期这样,非常不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。

后来这样多了,孙翔竟也渐渐习惯,如果哪天叶修不突然出现,他倒觉得浑身不舒服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到了中元节那天,叶修特意来找孙翔,问要不要他带着一起去玩。

“不去。”孙小世子眼睛盯在书本上,头也不抬。娘亲说了这天是鬼节,鬼门大开,而且鬼最爱他这种小孩儿的精血,他本来不信,但看到叶修后便觉得的确有鬼,死也不肯出门。

“有花灯哦,还有桂花糕,各种小摊小贩,这么热闹,真的不去吗?”叶修问。

“我有时候真怀疑你是怎么当上的神仙。”孙翔放下书本。

“当然是凭实力。”叶修正经道。

孙翔哑口无言。他思考了一会儿:“不去,反正我不去。”

“有我护着,你还怕鬼吃了你不成?”

“跟着神仙出游,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待遇啊!”叶修继续诱哄。

“可以看到好多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哦,你想看舌头能打蝴蝶结的吊死鬼吗?”

孙翔心动了。

 

 

 


【翔叶】buzhidaoqismmingzi 2

居然有二  

前文见头像


ooc




当蓝雨战队的屏幕上显示荣耀二字时,孙翔狠狠地锤了一下键盘。

嘉世的队员们并没有特别难过,也许是习惯了这种失败,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点习惯性的冷漠。

除了孙翔。

即使早就知道如今的嘉世大不如前,但结果如此惨烈,作为队长的孙翔也没有想到。尤其是今晚刘皓的表现,可以说是一塌糊涂。

孙翔冷冷地瞪了刘皓一眼,他连骂的话都不想说,此刻看到刘皓的模样就大倒胃口。门被孙翔甩得震天响,一人小心翼翼地问刘皓:“今晚的副本,还刷吗?”

“刷···!”刘皓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。

孙翔不知这里面的曲折,他低着头,胸中闷着一团怒火,他除了气刘皓,更气自己。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力挽狂澜,像叶秋一般扛起整个嘉世。但现实狠狠甩了他一脸光,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梗在胸中,既吐不出来又不能憋屈地咽下去。

他像只无头苍蝇般在嘉世与兴欣之间的道路上乱撞,寒冷的冬夜让他脸都有些冻僵了,看着混沌暗沉的天空,他心中竟有些罕见的迷茫。按理来说,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职业选手身上,但他就算再成熟也只是个20岁不到的青年,原本他的人生光芒闪耀,他本以为自己会像以前一般这么闪耀下去,但如今他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,可他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但凭心而论,他想要的倒底是一叶之秋身上所属的荣耀,还是他自己的荣耀?

“怎么又是你啊?”冷不丁地,一个男声打断了孙翔的脚步,他凝固在原地,扭头看向说话之人,反问道:“你怎么又在这,网管都这么闲吗?”

叶秋低头从口袋里摸出烟盒:“出来抽根烟。”

“今晚比赛你看了?”

“嗯。”叶秋咬着烟,声音有些含糊不清。

“你开心吗?”孙翔紧紧盯着叶秋,似乎急需他能给一个答案,“我们输了,没有你,嘉世还是这么差劲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开心?”叶秋失笑,随后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。

“只是有些难过。”孙翔听见叶秋轻声说。

孙翔嗤笑一声,显然是不信。

叶秋见他这反应也不生气,只是眼神中带了点无奈。

“来一盘?”叶秋问他。

“就你那破网吧,谁去?”孙翔嘴上说着,心中却有些心动。反正无事可做,不如和叶秋酣畅淋漓地打一场。

“爱来不来。”叶秋随手捻灭了烟头,转身进了网吧。孙翔在对方撑开的玻璃门关上的前一刻扶住门边:“我也没说我不来啊。”

 

也许是因为今晚嘉世的战绩,客人们都离开得很早,网吧里寥寥几人,孙翔也不必担心自己身份暴露的问题。

叶秋带着孙翔一路往网吧里走,没碰上什么人,倒是遇到了捧着茶杯的唐柔。

“这是?”好在唐柔不怎么关注职业圈,根本没认出孙翔。

“我朋友。”叶秋随意答道。

“谁是你朋友?”孙翔立即反驳。

叶秋耸了耸肩。

孙翔的反应实在有些过大,搞得本来不以为意的唐柔不由自主多看了他两眼。孙翔被看得心眼一提,生怕自己被认出来。

“和那晚的两个人一起的?”唐柔问。

什么两个人?孙翔疑惑地看向叶秋。

“不算吧。”叶秋含糊道。

“哦。”唐柔点点头,捧着杯子走了。

 

刚坐在椅子上,孙翔便按捺不住地开问了:“你干嘛说我是你朋友?”

“你很介意?”叶秋瞟他一眼,“随口说的而已。”

孙翔当然不会顺着叶秋说,他赌气般重重地坐在电脑桌前的软椅上,刚想像叶秋般将账号卡插入卡槽,手却停在了口袋里。

“怎么了?”叶秋问。

“账号卡落在宿舍了。”孙翔的肩膀塌了下来。

“你等等啊。”叶秋说着,起身往外走。

“诶诶你去哪儿?”孙翔叫住他,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,万一他暴露了怎么办。

“帮你去搞张卡。”

“你玩我呢,随随便便一张账号卡我怎么和你打?”

“我这才净身出户,账号卡能厉害到哪里去。”叶秋无奈。

孙翔这才想起,一叶之秋早已不在叶秋手里了。

“那你快点。”孙翔闷声道。

 

等叶秋回来,孙翔早已迫不及待地拿过他手中的账号卡,麻利地刷卡上线。

“我好了,”孙翔神清气爽,转头看向叶秋的屏幕,却发现对方慢条斯理地进了副本。

孙翔急了:“喂你这人怎么出尔反尔啊!”

“别急,我先打个副本。”叶秋有条不紊地操作着。

“你要多久?”孙翔有些不耐烦。

“四十多分钟吧。”

“这么久?”

“是挺久的,主要是没什么帮手,”叶秋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,“要是有个职业级的帮帮忙也许快点。”

“······坐标。”不就是要他帮忙吗?

“273,790”叶秋立即接口。

哼,这次倒回得快。

孙翔进了副本,不由得鄙夷起叶秋来:“一个破埋骨之地还要我帮忙刷,职业选手的脸都被你丢光了。”

“我这不是退役了吗。”叶秋轻飘飘地接了一句。

孙翔一时语塞。

“对了,刚刚那个姑娘问我是不是和哪两个人一起的,什么意思?”孙翔猛然想起这茬。

“和你没多大关系。”叶秋倒不是故意要瞒着孙翔,只是他若一说孙翔肯定要接着问个不停,会很烦。叶秋不由得想象如果他叫的人是黄少天会是什么样子。

孙翔狐疑地看了叶秋一眼,显然不信,但叶秋似乎并不打算开口,他和叶秋关系也就那样,于是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游戏上,准备开始刷本。

队友ID,孙翔一个也不认识,但他很快注意到君莫笑手上的武器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孙翔问。

“千机伞。”

“你想看看?”叶秋瞟了孙翔一眼。结果不等他回答,叶秋自己又接了一句:“待会有的是机会。”

“什么垃圾武器,我一点兴趣也没有!”孙翔恼怒。

“哦。”叶秋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。似乎根本不在乎孙翔怎么想。

孙翔对叶秋这种漠视十分不满,什么人啊这是。

 

孙翔不留意队友,不代表队友不注意孙翔。包子第一个发现新队友,十分热情地开了语音就问:“这位新来的兄弟是谁啊?”

“一个朋友。”叶秋还是这个回答。

“不是朋友!!!!”孙翔没说话,发的文字泡,还特意打了好几个感叹号,他得意地看向叶秋,叶秋还是毫无波动。

孙翔失望地转回头,就听见包子又说:“老大,你拉的人好像对你不大友好啊。”

叶秋从鼻子里发出闷闷的笑声:“他就这样,习惯就好。就是一纸老虎。”

“你说谁是纸老虎!”孙翔愤愤地摘下耳机。

“嘘,小声点,你想把客人都引来么?”叶秋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。孙翔这才注意到叶秋的手其实非常美,骨肉匀称,袖长劲韧。

孙翔扁扁嘴,带上耳机。又听寒烟柔问:“这是你刚刚身边那个?”

“嗯。”

孙翔盯着那个id看了几秒:“这是刚刚那个网吧小妹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你都叫的什么人啊。鱼龙混杂的。”孙翔抱怨。

“你可别小瞧人家,这个妹子才接触荣耀没多久,天赋其实很高。”叶秋转过头,神色正经。

孙翔心里有些不舒服:“那我呢,我天赋不高?”放在平时,孙翔是不乐意和网游玩家比地,但不知为什么,他就是特别想从叶秋口中听到对自己的认可。

“你也厉害。”叶秋实话实说。

“这么敷衍。”孙翔嘟嚷。

“哪儿敷衍了。”叶秋无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【翔叶】江洋大盗与采花大盗

私设有,文章如id,天雷滚滚,慎入。
ooc



月黑风高夜,杀人夺财时。

孙翔在此处蹲守已久,只等那小厮敲响三更的锣,便准备飞身入府,取那西域血玉。

作为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江洋大盗,孙翔靠的不仅是脸,更是他那出神入化的偷技,动作轻巧可取花间露珠,步法精妙可踏叶而行。且孙翔有三不偷,一是落魄贫户不偷,二是老实百姓不偷,三是清廉为官者不偷。是以孙翔虽作案无数,却仍在江湖上拥有侠盗之名。孙翔从不行莫名其妙之窃,这次他来,也是受人重金委托。

  此时天色发灰,万籁俱寂,孙翔脚步轻点,翻进了潘家大院,他对于此处地形早已熟记于心,自然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潘家主人住的房间。

  潘家主人还在熟睡之中,孙翔轻车熟路地摸向卧室隔间书房中书架上的花瓶,意料之中的机关运转声响起,孙翔在颇为满意的同时又有些审美疲劳,不懂为何有点家底的人家都喜欢把宝贵之物藏在书架之后。

书架朝两边洞开,露出暗藏其中的隐秘地道。孙翔侧身以进,一路并无机关,顺风顺水,但他平稳的心态却在打开地道尽头的宝盒,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后,崩了。

“小哥,这个是你要的东西吗?”空荡的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个男声,孙翔立即转身,却在发现来人身份后皱起了眉:“叶修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叶修但笑不言,把玩着手中的血玉。

“东西给我。”孙翔说着,便伸手去夺,叶修脚步轻移,躲过孙翔凌厉的攻势,笑道:“别急啊,反正我拿着也没用,迟早是你的。”

“你来这里干嘛?莫非……”孙翔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,“你口味如此之重,对年过半百的潘家主人也有兴趣么?”

叶修闻言,笑容凝固在了脸上,原本一副轻松自在的表情收了起来。

“被说中了?”

叶修有些无奈:“你们这些后辈怎么都爱胡思乱想,我不早说了,那都是误会。”

叶修本也是声望极高的高手,但后来此人老是衣冠不整地出现在各个世家公子床上,随后又迅速不见人影,据传言道,凡是被他碰过的青年才俊,纷纷茶不思饭不想,精神恍惚,江湖上便渐渐有风言风语,说叶修是罪大恶极的采花大盗,所到之处寸草不生。谁知这消息不传还好,一传又多了无数单身寂寞男青年,天天晚上守着窗边,盼着叶修来采。这一行径严重影响了城内的夜晚治安,官府烦不胜烦,索性将叶修的画像贴在城门,说是有重赏。

都说重金之下必有勇夫,可勇夫来了,拿着画像愣是找不着人。

官府问被采的周家公子,对方话不过三句就开始脸红,半天吐不出句完整的话。说来说去,除了“很好”,就是“很可爱”,末了又呆呆地看着桌面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又问黄家少爷,对方口若悬河,描述叶修之言滔滔不止,说叶修摸着手感好,酒醉后脸红的样子如何叫人按捺不住,又说叶修与他如何交好,两人抵足而眠,分桃而食……说来说去,就是没有关于叶修外貌的明确描述,官府的人抓不着黄家少爷话中重点,反倒被塞了一嘴狗粮,只能铩羽而归。

最后官府的人找到了据说较为靠谱的喻家公子。
喻公子温柔一笑,转身回房拿出了一个男人浑身泛红的裸体画像……虽然没有脸。众人红着脸仔仔细细地研究画像,想凭借身形找出叶修,无果。

“当然找不着啊,”叶修摊手,“文州就没见过我的裸体,瞎捣乱,说了是误会,谣言止于智者,你懂?”

“你把东西给我我就信。”孙翔说。

“给你给你。”叶修递出血玉,低声嘟嚷:“无聊。”

就在孙翔手快要触到血玉的前一秒,叶修手腕一翻,又把东西收了起来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孙翔怒视叶修。

“我改变主意了,”叶修语速飞快,他转身往外奔去,“帮我个忙,东西给你。”

“干嘛!”

“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在潘家密室么?看来你对潘府地形还不够熟悉。”叶修的声音被风刮得有些模糊,“潘家地道有两条,一条通往主人卧房,一条通往护城河。你猜我走的哪条?”

“叶修!”

“哎哎,在呢,”叶修飞身踏向屋檐,“我其实就是被人追急了,躲一躲,没想着会遇着你。”

“啪。”孙翔踏碎了一块瓦片。

“刚刚我听见另外一条有声响,应该是他们追来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霸图。”

“你又惹的风流债?”孙翔嘲讽道。

“都和你说了是误会。”叶修无语,“你这叫淫者见淫。”

说着,叶修突然停了下来。两人面前,赫然站着四五个黑影,挡住了去路。

叶修不耐地啧了一声。

“小哥,”孙翔听见叶修说,“现在是你帮忙的时候了。”

like a fool  为什么这么好看!桑榆太太怎么这么棒!给人感觉又成熟又温柔嘤嘤嘤(ಥ_ಥ)

安利!!

爬墙超迅速:

给大家推荐一个太太! @暮寒千里 !是她是她是她就是她!这真是,偶然挖到的宝藏啊!(非常不要脸地at了)


太太是all叶党


之前看了一位画手的乔叶,觉得心下一动,然后点进了乔叶tag,偶然看到了太太的壁花少年,代入感太强了——你不够好,但也不是太坏。


简直是平庸如我的真实写照!不过人家一帆比我厉害多了。


后面乔一帆和叶修离别之前的见面,满满的电影风啊,从一帆不顾一切地追出来,然后赶着与叶修见最后一面。环境描写给我超棒的光影感受。尤其是那片阳光同时打在两个人身上那里,画面感立刻就出来了!我腐烂已久的少女心都复活了!太太求壁花少年全文啊!


还有那片王叶的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从《壁花少年》到这篇文,标题对我都有浓浓的吸引力,太太的作品都给我一种文艺气息浓厚的感觉,对我这种没有文笔修辞辣鸡的人来说吸引力Max。虽然很不搭,但是我还是要说有时候这位太太给我的感觉像在看茨威格的《一个陌生女人的的来信》,像是心脏被人轻轻触摸(什么烂比喻)


主要是夸这位太太的文笔!就是我没有的东西orz……非常诗意(我来来去去就是这两个字),笔触温柔又细腻,比喻描写超棒der!手机版放不出截图,蓝瘦……


这位太太是走正剧风的(我猜?),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看看,毕竟个人口味都不一样嘛。


语言贫瘠不知道如何花式夸人,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orz……


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:她超棒!!!z字抖动打call!!